菏澤一女士結婚近4年未拿到婚禮錄像 律師:商家應賠償精神撫慰金

2022-04-13 15:19:00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周琛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周琛 菏澤報道

  “我想拿到我的結婚錄像和照片,一個重要原因是,我最重要的親人(弟弟)去世了,這份錄像和全家福里有我弟弟,他曾出現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這是我最珍貴的一段記憶?!苯?,菏澤市民成女士向大眾網·海報新聞反映,其2018年舉辦婚禮時請專業的婚慶公司全程跟拍,近4年過去了,對方一拖再拖,拒絕向成女士提供婚禮當天的影像。

  結婚錄像4年未拿到,成女士:里面有我去世弟弟的影像

  3月17日,網友成女士向大眾網·海報新聞反映,自己在2018年4月21日舉行婚禮時,花費了7500元在菏澤市牡丹區聘請了“山東魯拓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原上海魯禾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進行婚禮攝像,并將錢打給了該公司工作人員朱某偉。

  “我想拿到我的結婚錄像和照片,一個重要原因是,我最重要的親人去世了,這份錄像和全家福里,有我最重要的人,他曾出現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這是我最珍貴的記憶?!痹诮邮苡浾卟稍L時,成女士潸然淚下,她告訴記者,近4年來自己曾不斷與朱某偉進行交涉,主張要回自己的婚禮錄像和全家福照片,但對方總是以“再找一找”為由,草草了事。

  “當我告訴朱某偉,我準備向市場監管局進行投訴時,朱某偉和我說,‘都是自家人妹妹,我再好好給你找找’?!背膳空f。

  商家負責人以“從原公司離職”為由拒絕處理

  針對成女士反應的問題,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與傳媒公司負責人朱某偉取得了聯系,當記者表明來意后,對方便開始“保持沉默”,隨后便掛斷了電話。隨后,朱某偉的電話就處于“無人接聽”狀態,記者多次撥打朱某偉電話后,電話接通了。

  “當時這個活(成女士婚禮)沒給我,我現在也不在原公司工作了,原公司叫上海某禾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是和別人合伙做的,現在我自己開公司了,你找我也沒有用,別給我說這事兒了,我也沒有原公司負責人的聯系方式?!敝炷硞フf。

  根據愛企查提供的信息顯示,朱某偉原本的公司(上海某禾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已經于2018年4月14日被工商局吊銷企業營業執照,但成女士婚禮日期為2018年4月21日,朱某偉收款日期為2018年4月24日。

  律師:婚禮不可重來,應賠償精神撫慰金

  針對成女士反映的問題,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聯系到了民革菏澤市委“中山·尚公”法律服務團主任崔海龍律師,婚禮是人生中重要事件,具有非常大的紀念意義,也具有不可逆性不可重來,商家理應退回收取的費用并賠償精神撫慰金?!吧碳曳Q‘找一找,找了4年’,誠信經營在哪里?”

  崔海龍認為,本案中雖然成女士沒有與朱某偉簽訂合同,但口頭合同已經成立,已經實際履行,錢也是支付到了朱某偉個人賬戶,朱某偉也一直承諾“找一找”。根據愛企查查詢到的工商信息,那么可以合理懷疑朱某偉就是上海魯禾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實際經營人、負責人,應該承擔對成女士的賠償責任,若是朱某偉堅稱自己僅為公司普通業務員,則需進行舉證。此外,如果記載著婚禮美好記憶的錄像資料全部丟失,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八十三條,主張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行為人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造成嚴重精神損害的,應當承擔精神損害賠償責任。

  本案中,朱某偉作為負責人,妥善保存客戶的錄像資料是其工作職責,朱某偉應知內存卡一旦損壞會導致錄像資料丟失而未采取合理措施,屬于明顯的工作失職,可認定為“應知而未知”的重大過失。

  本案中,雖然婚禮錄像資料本身的物質價值并不高,但對成女士和其家屬而言卻具有極為特殊的紀念意義,婚禮現場有其弟弟生前珍貴影像對成女士及父母家人來說都很重要,商家應該賠償成女士的精神撫慰金。

  崔海龍表示,本案也提醒相關行業的服務者,應當提高自己對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的合理注意義務,合法經營、誠信經營。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王佳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亚洲中文字幕久久精品无码